谁不说咱家乡好——金湖印象
2014-11-24 10:56:2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谁不说咱家乡好——金湖印象

文/孙玉良

  忘年之交陈创,一再邀请我到他的家乡看看,虽几经推辞,最终盛情难却,于是有了这次的金湖之行。

  金湖之名,源于开国总理周恩来。金湖被白马湖、宝应湖、高邮湖三湖环抱,又上接洪泽湖,周总理遂亲自取名“金湖”,寓意日出斗金。在家乡任丘,现在已经是冬天了,穿上了棉袄。到了金湖,却不得不脱下换装,因为这里正处在深秋,天是蓝的,树是绿的,田里的晚稻,低垂着丰收的果实,正等待农民收割。

  跟着陈创,先来到柳树湾湿地公园,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柳树林了,一望无际的样子,据说岛上有柳林80公顷,陈创的奶奶年轻时所栽,有四、五十年了。漫步柳林之中,鸟儿喳喳唱着喜歌,偶有不知名的动物出没。地里钻出一个似老鼠,又似松鼠,还似黄鼠狼的家伙,鬼鬼祟祟的,被撒欢的狗儿发现,挑战似的一瞬间,倏忽不见。狗儿猴急,让我想起马三立的相声:逗你玩儿!

  庄严肃穆的大佛寺是不得不来的地方。据说这个寺庙三百年前就有,不过后来因种种原因被拆除了。现在看到的,是各地善男信女2009年捐资所建。我注意到捐款名单,既有政府,又有村庄,既有公司,又有个人。多的六十万,少的五百元。陈创跟我说,他叔叔所在公司,当年就捐资二十万元。与其他寺庙不同的是,金湖大佛寺是商业味非常浓的地方,凡捐资者不但在墙上刻有名单,就连大佛寺、大雄宝殿等各殿的牌匾,都刻有捐助者的名字。供奉里面的佛菩萨们,都明码标价,或一两千元,或更多。虽说有付出就有回报,不过太有功利心的拜谒,还能灵验否?

  金湖地方不大,仅仅三十多万人口,却历史悠久,传说是尧帝故里。尧帝出生于“三阿之南”,金湖的专家考证“三阿之南”即金湖县的塔集镇。不管这是不是真实的,精明的金湖人借此将这块宝地极时赋予的文化的内涵。先是建成了尧帝公园,又划出土地千亩,筹建尧帝故里,尧帝故里项目精心规划设计了城门楼、迎宾亭、圣德广场、城隍庙、文庙、庙会广场、上古文化园、尧王殿、受禅广场、受禅台、望福塔、尧母祠、古戏台、过街楼、寻梦河、荷花溪等二十多个文化旅游景点,并按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购、娱等旅游六要素及大型旅游集散地要求布置配套的旅游服务设施,使之成为金湖的一张美丽城市名片。

  很多人都知道尧帝是“三皇五帝”之一,却不知道尧帝是怎样一位远古帝王。中国是围棋大国,有谁知道围棋是尧帝发明的?史书载:尧造围棋,以教丹朱;人生有四大喜: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有谁知道“洞房花烛夜”始自何时何人?原来就始自远古时的尧帝,尧帝与鹿仙女成婚,以洞为新房,烛光灼灼,后来人们便称新婚之夜为“洞房花烛夜”。除此之外,关于尧帝还有造酒的传说、制定历法的传说、禅让的传说等,美丽而神奇。金湖借尧帝传说而“文化搭台、经济唱戏”,凸显着当地领导人的精明与睿智。

  游金湖,发现金湖的文化气息几乎无处不在。在商业区,我看到一家卖衣服的小店,取名“布言布语”,将“不言不语”改造成“布言布语”,马上就让小店有了笑迎八方客的文化内涵;在毛家菜馆,厕所标志的男、女不叫男女,而是“兄弟”与“姐妹”,别有特色;既便是金湖县委、县政府的位置,也饱含文化品味。民间传说盖房子不能正对着大道的,如果正好面对,要写着“姜太公在此”或“泰山石敢当”破解。而金湖县委、县政府正面对着一条大道,我没有看到姜太公与泰山石的影子,却看到该大道被取名为“人民路”,人民路的尽头是一块巨石,当做县委、县政府的影壁墙,上书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大字。用“人民路”和“为人民服务”破解所谓的“煞气”,难道不是一种新时代的风水文化吗?

  有一道歌叫“谁不说咱家好”,一路上,陈创一直絮絮叨叨述说着他们家乡的好,劝我挣了钱在他的家乡定居吧。在陈创的家里坐客,享受着淮扬美食,也感受到了他的奶奶、妈妈、叔叔等家人的自豪。但中国人的习惯,“梁园虽好,不是久恋之家”,金湖再好,我也只有羡慕的份,也只有暗下决心,努力长本事,将自己的家乡建得如何美好吧!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