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明国的钱,帮百姓打眼井行吗?
2016-05-28 07:28:34
  • 0
  • 15
  • 139
  • 0

朱明国的钱,帮百姓打眼井行吗?

文/孙玉良

    网友向我求助,想让帮他们村打眼井。这是一名大学生村官,一名在乡下当了七年大学生村官的村官,一名没有车没有房骑在自行车上的大学生村官,一名忧国忧民特别忧他们村老百姓的村官。他叫张红东,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西交口乡支家庄村党支部委员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一个很穷的村子,因为这里的老百姓,还吃不上自来水。他们靠天吃饭,喝的是积攒的雨水,用的是积攒的雨水。水很脏,不卫生,所以许多人生了病。这里的人,大多数一生没有去过县城,许多人活到五十多岁就死了,如果侥幸能活到七十岁,就算长寿了。与国家平均寿命七十六点一岁相比,这村子的人拉了国家的后腿。

    年轻人都出外打工了,再不回来。剩下的,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。张红东就率领着这些老弱病残,勤劳致富奔小康。他奋斗了七年,连眼井都没打成,却获得了许多荣誉,山西日报就报道着,称赞他是扎根山区的“自行车村官”,受邀参加2010年“山西省首届公益事业与企业形象高峰论坛暨十大公益人物颁奖庆典”。

    我估计着,张红东也办了许多利村利民的事,所以被人们拥戴,被媒体报道,被上级肯定。但这个村最需要办成的事,他却没有办成。给老百姓打一眼井,让老百姓喝上自来水,别再莫名其妙的生病,这应该是最急迫的事。七年了没有办成这么一件事,足以证明办这件事的难度。对于其他地方轻而易举的事情,在这个地方却这么难,让我怀疑,我们到底是不是共同生活在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据张红东对我说,他找了许多领导申请资金,县里找了,省里找了,就差找水利部了。但领导们除了勉励他外,没有办任何有益于打这眼井的事。我问他,打眼井需要多少钱?他说需要六十万,要打三百米至五百米才能出水。打一眼井需要六十万?好大的狮子口,血盆大口啊!我要他拉出个名细,他说打井三十万,水塔十万,手序费二十万。

    什么手序费?交给市水利局的“国家资源审批费”。他说。

    我就纳闷了,解放六七十年了,这里的老百姓,还喝不上自来水,本来就没有天理的事情。这里的官员,这里的公仆,这里的人民勤务员,这里的“牧”,这里的“吏”,这里肥头大耳的头头脑脑们,都是干什么吃的?他们不但不帮老百姓打一眼井,而且老百姓自己要打井,他们还要收什么“国家资源审批费”,动辄二十万元。这是政府吗?这是山大王。难道就不能发一回慈悲心,将这一笔“苛捐杂税”省了,支援一下还喝不上水的百姓,那是你们属下的百姓啊,那是你们的臣民。

    十八大以来反腐败,山西“地震”了。官场地震。连老百姓吃水的问题都解决不了的官员,拿什么让老百姓信服?早该“地震”,把这些不作为的贪官污吏,全部埋葬到爪洼国去。

    我是很想发动慈善家们捐款,帮这个村子的百姓打一眼井的。但现在不能。为什么?原因很多,其一,我不是慈善机构,如果发动捐款,是违反“慈善法”的。这样的慈善事,要留给国家发牌照的正规慈善机构做,因为只有他们才有公信力。寒心的是,张红东等了七年,至今还未等到。其二,就是捐款,我也不愿捐给政府,先交什么劳什子“国家资源审批费”,这等于喂贪官,他们的肚子够肥了,不需要再接着喂。

    山西现在的官场环境“肿么样”?看这则新闻就知道了:晋城监狱刑满释放人员程幼泽、绰号“程三”,先后三次被判处有期徒刑。在2016年5月23日释放当天,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、燃放鞭炮,摆宴聚餐。

    “我胡汉三又杀回来了!”对于这则新闻的评论,我只有这句话。

    再看新闻: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当庭认罪了,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.41亿余元,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。我在想,朱明国的这两个多亿,拔一根“豪毛”,也有六十万了,如果政府能拿出一点点儿用于扶贫,是不是支家庄的这眼井,就有了着落?

    而象朱明国这样贪污级别的贪官污吏,数不胜数,媒体帮你排列: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,40亿;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,6.29亿;原任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临时负责人,兼任大连证券公司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石雪,涉案金额264亿;上海电气(团体)总公司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成明,伙同他人贪污3亿多;广州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,受贿过亿元,侵吞国资2.8亿元;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、总经理和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、董事长陈同海,1.95亿;山东日照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原党组书记李华森,1.58亿……这些还都是“虾米”,跟周永康、郭伯雄、徐才厚、令计划这样国家级、副国家级的贪官污吏比起来,只能“呵呵”!

    这么多钱,我“王老五从来没有见过的这么多钱”,哪里去了?能不能拿出一点点儿,帮支家庄的乡亲们打一眼井!孙玉良无能,只能呼吁!只能“乞讨”!求求你们了,老总们,官老爷们!如果你们还有一丝一毫共产党员的气节的话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