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陶礼明之死看“墨家”的兼爱境界
2016-06-14 13:32:16
  • 0
  • 2
  • 9
  • 0

从陶礼明之死看“墨家”的兼爱境界

文/孙玉良

    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原行长陶礼明死了,时间是六一儿童节,地点是河南鹤壁市看守所,病因官方通报暂定为“心脏病”,尸检待查。

    是陶礼明,不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陶渊明。

    对这条新闻的重视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“大贪官”被查被审,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行长,省部级待遇吧;另一个是他死在看守所,儿子发朋友圈哀悼:“我亲爱的父亲陶礼明于2016年6月1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终年62岁。他再也没有痛苦,用生命最终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和清白。作为他的儿子,我为他受到的痛苦感到难过,同时也为他的坚强感到骄傲。”

    陶礼明是不是贪官?在他儿子看来肯定不是的,因为他儿子认为陶礼明“用生命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和清白”。但检察院说是,指控他涉嫌贪污受贿共计人民币1534万元、美元99万元、欧元1万元等好多罪过,且一审被判无期徒刑了。陶礼明提出了上诉,未等二审开庭,他就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曝光的陶子这一条信息,我认为虽然陶礼明死了,这个案件也应该查下去。是贪官污吏,死也不应免罪,摘掉他曾经的光环,贪污的钱收归国库;如果不是贪官,自应还人家清白。一个省部级干部,如果冤枉死了,自是“天道不公”,是当代最大的“窦娥冤”。

    不由思起人性,不管人们多恨贪官,但贪官的亲人们,大多对于他的贪官亲人是恨不起来的。不但恨不起来,而且往往心中充满感激,因为他们是贪官最大的受益者。而贪官们呢,也因此胸怀“壮烈”,大有“牺牲我一个,幸福一家人”利他之勇敢。你不得不承认,这也是一种“爱”。这种“爱”,也“刻骨铭心”,也深入骨髓。贪官亲人死了,他们也会发自内心的难过,痛惜失去了生命中的保护神、财神、最亲爱的人。

    一方是恨之入骨,一方是爱之切深。你能说哪是对,哪是错?

    跟陶礼明和他的儿子比起来,两千多年前墨家钜子腹䵍则是另一种境界,腹䵍的儿子在秦国杀了人,秦惠王很敬重腹䵍,对他说:先生的年岁大了,也没有别的儿子,我已经命令官吏不杀他了。先生在这件事情上就听我的吧。腹䵍回答说:墨家的法规规定,杀人的人要处死,伤害人的人要受刑。这是用来禁绝杀人伤人。禁绝杀人伤人,是天下的大义。君王即使因此让官吏不杀他,我不能不施行墨家的法令。腹䵍没有答应秦惠王宽佑儿子的请求,自己杀掉了自已的儿子。

    后人评论说:“子女,是人们所偏爱的。忍心割去自已所偏爱的而推行大义,腹䵍可称得上大公无私了”。墨家提出“兼爱、非攻、尚贤、尚同、天志、明鬼、非命、非乐、节葬、节用”十种观点学说,第一条就是“兼爱”。我想,腹䵍杀子取义,就是兼爱的最高境界吧。腹䵍不是不爱他的儿子,但他更爱的,是维护这个世界和谐发展的“道义”。舍得舍得,有舍才有得。腹䵍为了维护墨家“道义”,杀子便闪现出“舍小爱成大爱”的光芒。

    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,就是因为他大公无私的境界,不是普通的凡人所能达到的吧!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