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树斌案“真凶”潜意识中有墨家“明鬼”思想
2016-06-14 14:42:44
  • 0
  • 3
  • 39
  • 0

聂树斌案“真凶”潜意识中有墨家“明鬼”思想

文/孙玉良

    墨翟创立的墨家学派,其中一个观点叫“明鬼”。在“明鬼”这篇文章里,墨翟大量列举古代的传闻、古代圣王对祭祀的重视以及古籍的有关记述,以证明鬼神的存在和灵验。墨翟认为在这个世界上,鬼神不仅存在,而且能对人间的善恶予以赏罚,是比圣人和帝王更公平、公正的一个存在。

    墨翟的这个思想,影响了中国至少两千多年,所谓“举头三尺有神明”,十八层地狱的传说,阎罗王和判官的审判等,不管是佛家的经典,还是道家的理论,莫不有“明鬼”的影子。虽然经过唯物主义的熏陶,人们对于鬼神说法半信半疑,但“信则有,不信则无”基本占据了中国人的市场。

    拿聂树斌案来说,其重大转折不是因为其母亲的反复申诉,而是来自于“真凶”王书金的出现。1994年8月5日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发生一宗奸杀案,21岁的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,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。若干年后,另一个罪犯王书金因其他案件被捕,亲口承认聂案受害人是他强奸杀害的,且与勘察现场基本相符。2014年12月12日,王书金案在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期间,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,由于案件的复杂性,山东高院的复查先后经历四次延期,直到今年才重新进入法定程序。

    记者采访王书金,王书金说:这是我干的,怎么把别人给杀了?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认,不想到了下面,两只鬼还要打架。

    中国有一古话,叫“好汉做事好汉当”。王书金身背数起强奸杀人案,自然不是什么“好汉”,但他却颇有“好汉”的胸襟和担当,在认罪这点上光明磊落。其实这也是中国人基因里面一个好的传统。是男子汉,敢干就敢承认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脑袋掉了碗大个疤,二十年后还是一条“好汉”。不得不承认,王书金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,但同时也是个敢做敢当的男人。

    王书金早做好了被枪毙的准备。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这是自古的理。这点道理,不用普法,从骨子里就知道。所以他盼着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,“多活等于多受罪”。对于他来说,活着,灵魂得不到安宁,死,才是他人生最好的解脱。因为罪孽深重,王书金已成了一条不怕死的汉子,他唯一怕的,就是死后,到了地狱那边,接受阎罗王审判的时侯,“两只鬼还要打架”。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,地底下才是最“阳光”、最“公平”的世界,丝毫藏不了假的。

    有了“鬼神”,强权才不是最至高无上的公理;有了“鬼神”,所有的冤屈才终会有说理的地方;有了“鬼神”,假面具才可以摘下去透口闷气,让扭曲的心理得到最终的救赎。墨翟是一个唯物主义科学家,并不见得真的相信有鬼神,他是从公平正义的角度相信有鬼神的。他的“明鬼”,和西方的信上帝异曲同工。西方是上帝的审判,中国是鬼神的审判。王书金没有什么文化,不见得懂得墨子是何许人也,也未见得读过《明鬼》这篇文章,我认为他说的话是出自本能,发自心声,这世里做了一个强奸杀人的魔王,那世里他想做一个“明明白白的鬼”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