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山禅意
2016-07-05 12:31:2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孙玉良

爬山禅意

文/孙玉良

    周末,无事,从生命科学园出发,一路西行,爬阳台山。

    总是习惯于心灵不通透时,去爬爬山,去观观海,让大自然给我以启迪。吸收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精华,有时不是靠肺,而是靠心。孙悟空拜师,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,其实是个化心的所在,故孙悟空又称心猿。

    阳台山高一千二百多米,有妙高峰、鹫峰。山景虽美,但由于没有开发好,并没有几个游客。说是爬山,其实是固定了线路的,顺前人修成的“阳台山古香道”而行罢了。该古香道直通妙峰山顶,传闻清朝同治年间,慈禧太后想去阳台山妙高峰进香,但山路崎岖,御驾难行,太监安德海和刘诚印为讨好太后,出资修路,当年大批工匠遇山开路,遇水驾桥,每铺石一块费银一两,端的耗时费力。而今能够登山赏景,还是沾了安德海的光,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


孙玉良

    起始爬山,是想一气之下,直到妙高峰顶的,甚或立志,妙高峰与鹫峰,今天都要上去,吟诵一首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再下来。但爬着爬着,不免气喘吁吁,无奈歇息一番。遥想当年年轻时,意气风发,此类千米小山,是能够一气呵成而上的。累了,不免慨叹“廉颇老矣”。但终不服气,立志就是累死,也要死在上坡的路上。

    歇歇停停,观山赏景。满眼里都是绿色,峰峦叠翠,群峰如笋。卧在山石小憩,远处有不知名的山鸟鸣叫,近处在苍蝇和山蜂嗡嗡。也奇了怪了,一路走来,总有这三种动物随行。山鸟总在前面高处指引方向,苍蝇总是随身凭添恶心,而山蜂在身边左右晃悠,有不前进就蜇你一下之势。想想看来,人生又何不是如此呢?山鸟如理想,苍蝇如小人,山蜂给人以动力和鞭策。一路跌跌撞撞,走走停停,正如唐僧西天取经,非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不能到达目的地也。

孙玉良

     满山都是树,间或有枯枝。忽然有了新发现,一段枯枝形似拐杖,轻轻一撅,应声而断。手上有了拐杖,上山能够稍微借力,便轻松了许多。偶尔遇到其他游客,不管年老年轻,大多随身带着精致的手杖的,拄着拐杖,不由想起“早晨四条腿,中午两条腿,晚上三条腿”的故事,原来看老人们拄着拐杖,感到多此一举,而今自己手上有了这东东,才知拐杖之妙。登山攀高,有时需要借力。仅凭一己之力,乃莽夫所为也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十二点,途中休息,借问路人,路人甲答:你走了只有三分之一路程罢。已经拼爬了小半天的工夫,居然只走了三分之一,攀山之路何其长也,何其高也。突然想,我为什么要费力去爬山呢?山上有什么令我非要如此?爬山是为了赏景,忘了赏景,攀山意义何在?一想至此,放眼四顾,才发现阳台山景色之美,非寻常山可比也。山高可达云霄,因为满山皆树,仿佛有一条登天的绿色通道。大喝一声“嗨嗨”,回声寥寥,顿觉心旷神怡。心念一转,爬山变成了“踱山”,顿觉轻松了许多。人生的许多累,其实都是人自找的。房子、车子、面子……其实一切都是浮云,失了人生本真。有人一生,目标是极乐大道,有人一生,跌跌撞撞,却是直奔鬼门关。

孙玉良

    古道有前人题“善来金阶”四字,安德海和刘诚印修路,每块石用银一两,金阶二字名符其实。登山进香之人,皆为一个“善”字而来。故为善来金阶。据说想当年,香客云众,一天有万人之多。不管什么样的人,一进入香道,便“一洗尊卑之分,贵贱之殊”、“相见以诚,童叟无欺”、“饥渴有粥茶相待,憩息有茶棚解劳,朝山者莫不感到若无善举,实为负罪”。不由想起习总讲话,“不忘初心,继续前进”。人所为何来,发了何愿,初心为何,几人得知,几人想知,几人为知?

    下午一点四十分,才到“庙儿洼茶棚”,此处为海淀区与门头沟区交界处,有观景台。因为时间的关系,不得不原路返回了。未能看到鹫峰与妙高峰,似乎殊为遗憾。但人生哪有十全十美,看到如何,不看到又如何呢?世间风景众多,你看到了此风景,我看到了彼风景,风景多了,也是一种贪念,也会心累。不如自然而然,意随心转。以心为轴,世界方围你转。

孙玉良

    下山路上,偶遇两个民工老乡,以山桃、山杏、桑葚相送。我毫不犹疑,抓取食之。两民工朋友甚喜,感动陌路之交,贵乎在诚。人活一个诚字,方能交友天下;人活一个真字,方能不忘初心,人活一个善字,方能兼爱天下,人活一个美字,方能为这个世界,增光添彩。此次登阳台山,虽无拜庙之缘,但万木熏陶,山石点化,心有所感,收获满满矣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