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跃进没错,浮夸风有罪!
2017-02-15 16:43:34
  • 0
  • 1
  • 11
  • 0

大跃进没错,浮夸风有罪!

文/孙玉良

有一个叫李成瑞的老人逝世了,在微信群发现许多人都在纪念他。李成瑞是谁,最响亮的官衔,是给国家主席李先念当过秘书,还当过国家统计局局长。但他青史留名的事,并不是这两个他人生之中最大的官衔,而是他退休后写的一首诗《千人断指叹》,此诗是作者根据《中国改革报》2003年2月28日刊载的《‘千人断指’当止》及其他有关材料创作的,于同年8月在全国第17届中华诗词研讨会上朗诵,后在《中华诗词》2003年第11期发表,该诗在中华诗词学会举办的首届华夏诗词奖(2001——2005)中获得一等奖,在全国引起轰动。因为这首诗,李成瑞成了中国共产党的“良心”。

诗中写道:“铿当复铿当,机床冲压忙。人随机械动,节拍须准当。右手喂铁料,左手取件放。一秒一往复,秒秒皆紧张。三万六千秒,每天十时长。日久渐麻木,千钧落指上。筋骨成烂泥,鲜血溅屋墙。指指连心痛,痛厥机器旁。一地“五金乡”,千人断指伤。防护岂费难,机上加遮挡。区区二千元,老板不肯装。官员傍大款,出气一鼻腔。熟视竟无睹,声声“工作忙”。伤者偿无几,带残回故乡。妻儿惊涕泪,老母呼上苍。复有断臂者,前来诉衷肠:断指诚可叹,尚有双臂膀。今我难耕作,怎获糊口粮?曾闻挖煤者,处境更凄惶。风洞久不修,瓦斯把命戕。最惨金矿工,订立“生死状”。万元一条命,买断无商量。亡者尸弃野,肉躯饲贪狼。财源滚滚进,血泪汩汩淌!我等失指臂,幸得身未亡。性命虽苟全,痛楚日月长。先烈入梦来,血照红旗扬。奈何红旗下,主人成羔羊?狂笑复痛哭,放歌悲亦壮:铿当复铿当,工人有力量!铿当复铿当,东方出太阳!”,这首诗颇似唐朝时诗圣杜甫写的“三吏、三别”风格,但正象老杜写三吏三别时是唐朝盛世一样,李成瑞写《千人断指叹》在当朝盛世,做为当朝一品大员,有勇气敢写出这样的诗,殊为可敬。

李成瑞多半生的工作与统计有关,除当过国家统计局局长外,还曾任过中国统计学会第一届副会长、第二届会长、名誉会长,中国人口学会第一、二届副会长,《国际统计评论》编委,国际统计学会(ISI)副主席等职务。我不知道他对大跃进时的统计数据怎么看,对三年自然灾害时的数字怎么看,对所谓的饿死几千万人这个事怎么看?到底是真的饿死了几千万,还是饿死了一部分,但没饿死那么多,说饿死那么多纯属污蔑性谣言。从诗中看,李成瑞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,是真正的共产党员,又当过统计局长,我觉得他最有资格说出事情的真相。不知道他在逝世前,对这个事有没有什么说明。

我是生活在农村的。小时侯生活在毛泽东时代,说实在的,跟现在比起来,我是愿意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的。现在不管多么腐败,但能吃上饭,穿暖衣。因为城乡二元制,毛泽东时代的农民与工人、解放军、干部阶层比起来,是没有社会地位的。任你说出大天来,那时侯也是牺牲了农民利益。虽然不至于饿死,但一年也吃不上几顿白面的事是有的,吃肉更是奢侈。住的是坯房,穿的是补丁加补丁的旧衣。我说的这个情况,是上世纪七十年代,不用别人证明,自己亲身经历的,自己证明。至于更早的,五、六十年代,听老辈人说,比七十年代更苦。但饿死人没有?别的地方不清楚,反正我们村没听说谁家的先人是饿死的。那时侯社会风气是好的,可以说是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我们是唱着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,将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”上学的。小偷小摸的事也有,但主要不是别的原因,是因为小孩子馋的受不了了,只好去地里偷瓜吃。

大跃进的提出,“赶英超美”,体现了国家领导人带领人民快步走向共产主义的雄心壮志,有错吗?我认为是没有错的。靠艰苦奋斗过好日子有错吗?没有错。因为国家领导人这个目标,这个决心,大家伙都信服,所以吃点苦也没有啥。这辈子人吃了苦,下辈子人享到福,也不是不可以。错就错在“浮夸风”。那个时侯是交公粮的,按百分比例交的。你夸大粮食产量,意味着就要多交公粮,但实际没有生产那么多,就只好将本应该分给自己的口粮交给国家,让享受粮票的干部去吃,工人去吃,解放军去吃,而生产粮食的农民反倒没有吃的。共产党是最讲实事求是的,但这个时侯那些个“谎报粮食产量”的干部,是最不讲实事求是的人。他们不只是犯错,是犯罪了。因为他们的谎报,因为他们的浮夸,他们犯了“杀人罪”。饿死的冤魂,应该找他们索命的。当然,支持浮夸的上级干部,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上级干部,也是该死的。再怎么舍小家顾大家,也得保证农民的最低生活水平,也得给碗饭吃。中国的农民太老实了,老实的快饿死了也高喊万岁。我觉得,那些个浮夸干部,既便没有受到法庭的审判,也都应该忏悔,为他们的犯罪,为他们不安的良心在道德法庭上忏悔。

我们现在又成经济总量上的世界老二了,媒体上宣传再过若干年板上钉钉就世界第一了。但我并没有为这巨大的成就惊喜。因为国家这么富了,而我还很穷。虽然我承认我很笨,在全民皆商中落在了后面,而象我一样笨而穷的人太多了,大有人在,数以亿计乃至几亿计,我们都羞愧地拉了国家富裕的后腿。李成瑞去世了,以前管统计的,现在管统计的,有没有“良心”,我心中没底。如果数字是浮夸的,掩耳盗铃一般,那有什么用呢?如果数字是实的,国家这么富裕,老百姓沾不上一点光,又有什么用呢?李成瑞写了《千人断指叹》,指出了一个大问题:我们牺牲了几千万革命先烈,解放了全中国,但现在这个情况,是先烈们希望看到的局面吗?革命应该“不忘初心”,是否他们在九泉之下正痛苦地哭泣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